【笔墨流芳】赵孟頫行书国宾山长帖卷此札笔底生花颇得右军神韵

2020-06-13 15:43:08 来源:腾讯国风作者:责任编辑NO。石雅莉0321

赵孟頫才学过人,能诗善文,通经济之学,工书法,精绘艺,擅金石,通律吕,解鉴赏,特别以书法和绘画的成果最高。在绘画上,他创始元代新画风,被称为“元人冠冕”;赵孟頫亦善篆、隶、真、行、草书,尤以楷、行书著称于世。其书风遒媚、秀逸,结体严整、笔法圆熟,创“赵体”书,与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并称“楷书四我们”。

此帖为赵孟頫行书《国宾山长帖卷》,纵26.3厘米,横103.2厘米,故宫博物院藏。此帖是写给友人的书札,应是其大德十年五十三岁时书。此札笔底生花,颇得右军神韵。

此帖笔法丰厚,结体谨慎,笔力遒劲,墨色厚重,变化无常。笔力苍劲厚重,点划、使转交待清楚,颇具赵孟頫晚年书风。

赵孟頫行书《国宾山长帖卷》赏识

释文:

孟頫磕头。国宾山长学士和睦足下。孟頫自顷得答字云。行当入城。日望文旆之来。而岁事更新。已復一月。其悬想之意殊拳拳也。人至得所惠字。乃知疾患 渐安。极用為慰。户役造船之扰。虽不能不动心。然要当善处。恐未可缘此便应释老之归。释老二家。又岂能尽无事耶。此却非细事。更须详思。切祝。切祝。承 索祖先墓表。谨以一本上纳。盖光子没四十余年。而墓石未建。念之痛心。故牵强為之。才(薄)劣不能制奇文。力薄不能立丰碑。此皆可深恨者。非国宾相知。不 敢及此。名印当刻去赠给。承别纸惠画绢。茶牙。麂。鳩。鱼干。乌鷄。新笋。荷意甚厚。逐个祗领。不胜感激。偶有上党紫团参一本。恐可入喘药。附去人奉纳。冀留顿。未承教间。唯厚自爱。不宣。闰月一日。孟頫再拜。乌鷄不阉者求一二对作种。无则已之。

手书再拜復国宾山长和睦足下。赵孟頫谨封。老妇附承堂上 安人动履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