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急薪酬涨5倍质料涨10倍口罩产值仍未达平常一半

2020-01-31 13:00:12 来源:自媒体作者:环球网

原标题:着急!工资涨5倍,原料涨10倍,口罩产量仍未达平时一半

疫情防护的“第一道防线”口罩仍然供不应求,部分地区甚至出现“一罩难求”的困境。

中青报⋅中青网记者近日联系湖北、安徽、广东等地的生产企业发现,不少企业正在加班加点组织生产,然而春节用工难、原材料供应难、成本上涨、上下游企业复工晚等问题极大制约产能。

来自工信部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,目前很多企业停止休假,产量达到一天800万只以上。而在疫情未发生之时,最高日产为2000多万只。

5倍工资招工人返厂

位于武汉市的湖北卫亲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从大年初一开始,以3倍加班费召回工人,但愿意返工的寥寥无几,往日日产量1万多只,现在产量只有几千只。

200个工人24小时两班倒,位于广东省东莞市的LIFAair能保障日产口罩2万只,总裁张文东在接受中青报⋅中青网记者正常采访时表示,工人返厂不足一半,当前有一部分是留厂未回家工人,临时培训合格后上岗,“我们厂房前端是自动化机械生产线,但是装填骨架、呼吸阀等对细节要求较高的步骤都需要手工完成,所以人工是最大的难题,他们从大年三十到现在只休息了一天,按照国家规定付3倍工资”。

四川恒明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在1月21日就紧急组织工人回厂复工,“一台生产机器需要3个工人,三班倒共18个人。检验、灭菌、仓储等环节也都需要工人。”该公司总经理廖佳明说,工厂一天的生产极限是12万只口罩,机器每天都在高负荷运转,“因为口罩车间是无菌的,工人进入必须穿戴防护服,为了减少防护服的浪费,工人们基本上8小时才上一次厕所,水也喝不了几口”。

“生产人员不够,只能家人临时上岗。”安徽省桐城市维尔康劳动防护用品有限公司负责人程玉珊表示,2019年年底厂房刚建成,正常生产人员有十余个。一些员工回家过年无法返岗或因担心疫情不愿意返岗,“我们厂规模比较小,没有能力出高工资请员工返岗,所以在做好卫生安全措施的前提下,只能让自己家人上岗了,基本上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”。这个春节,她和家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工厂度过。

在桐城市青草镇,20余家口罩生产企业已陆续恢复生产,但都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。稳健卫生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甘健和记者说,为加快生产速度,自大年初一开始,公司以5倍工资请员工返岗,每天机械化生产18个小时以上。

“现在我们生产线上的志愿者人数是返岗员工的5倍,员工返岗比例不到10%。”安徽莫尼克医用材料有限公司员工戴叶兰介绍说,1月25日起公司公开向社会求援,招聘生产防护服和口罩的原材料和生产人员,20多个志愿者前来应聘,其中不少是退休人员。志愿者主要做剪线头、折叠、贴胶条等简单的手工活儿,公司员工负责缝纫机和胶条机等机器使用的技术活儿。

一些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10倍

“一次性医用口罩成本两毛钱,但生产口罩的原材料供货商分布在四川、广东、河南和江苏等地。”廖佳明和记者说,“工厂复产后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是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,上涨幅度在40%——50%。”

这不是一个企业的现状,整个口罩产业链的供应成本都因疫情的爆发而上涨。廖佳明指出,原材料商也面临着春节期间复工难的问题,“他们也要负担人工成本”。

“一个口罩需要的原材料包括无纺布、耳戴、鼻夹、熔喷布等,很难保证每一种原材料都能供得上。加上物流停运、交通管制,运输也成问题。”甘健说,“市面上口罩涨价,很多是原材料和用工费上涨导致的,有的原材料成本上涨了5——10倍。”

中青报⋅中青网记者了解到,口罩生产商的上游企业包括原材料供应商、生产机器销售商等,下游企业包括包装材料供货商、印刷厂等。

“机器设备没到位,只有一台全自动机器在生产,其余都是半自动的,都需要配备生产人员。”程玉珊表示,生产机器缺,生产人员再多也没法大幅度的提升产能。

张文东担心的是,现在市场需求太大,没有规划会导致低水平一窝蜂建设,“现在很多企业在等口罩机械厂上班买机械。”

对湖北卫亲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舒家森来说,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上下游原料供应中断,尤其是口罩包装袋的包材方面。

“我们做半成品直接分装,包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单,在专业技能上要求不高,现在只有两个工人,办公室的员工也会帮忙。”舒家森解释,由于包装材料供货商初十才上班,加上交通受限,货运公司也无法及时跟上,导致生产出来的口罩没办法包装,继而无法投入市场。

LIFAair口罩原本的使用说明是印在包装袋上的,张文东介绍说,由于包装袋喷墨公司正月十五以后才上班,现在是部分工人自己打印纸质说明书装袋。

缺口巨大 口罩能否委托生产

“口罩生产工序并不复杂,但生产出来之后需要经过长达16个小时的灭菌,达到使用标准后才能推向市场。”廖佳明认为,口罩生产耗时较长也是导致生产速度慢、供应不足的一个原因。

按照疫情防护提示,口罩需要4小时更换一次。在医用领域缺口更大,各地很多医院接连发布公告,宣布口罩等防护用品告急。

张文东认为,医用口罩缺乏的原因是生产的企业少,因为一般的情况下对医用口罩需求低。“医用口罩生产所带来的成本较高,生产后需要运往有资质的企业做环氧乙烷消毒,放置后再运回来进行销售”。

为应对巨大的需求,张文东提议,建立快速响应机制,有技术、有销售渠道的企业可以委托一些有医用资质的生产纱布、绷带的企业代为生产,以此来提高医用口罩产量。

LIFAair公司所在的东莞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,主动询问企业需求,协调解决原材料供应、印刷厂印刷等问题。这让张文东感到非常踏实,“政府在帮我们努力解决口罩难题。”

23日,工信部赴天津调研口罩等企业生产情况。在现场,泰达洁净的研发中心、4条专业用于口罩滤材的生产线紧张忙碌。图片来自:@新华视点

针对当前口罩告急的问题,各地成立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。中青报⋅中青网记者从安徽省经济和信息化厅获悉,目前,省经信厅已组建了综合信息、物资保障、生产督查、协调联络等4个工作组,派驻9个复工督查组、12个企业协调组赴各地,6位厅领导带队现场帮助企业解决复工复产中用工难、生产原料运送难等问题。经省经信厅协调,各地政府、人力资源、交通管理部门为复工企业开放绿色通道。截至目前,全省68户企业已复工54户。同时,安徽省经信厅表示,安徽省内没有生产远程自控测温仪、N95口罩、面罩、护目镜等物资的企业,故加强省外物资采购、协调和调拨,保证物资储备。

自1月30日起,安徽省为化解口罩供需矛盾,开始向市场投放平价口罩:安庆市向药房和商超投放10万只KN95口罩,每只口罩定价7元;滁州市政府通过235家药店(含县市区)向滁州市场投放一次性医用防护口罩,统一定价0.75元/只,市民可凭医保卡购买,限购10只/人。

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1月30日发布消息称,已组织省内口罩生产企业复工复产,协调企业解决原料供应、运输物流、水电气等生产要素方面的困难,帮助省内多家流通承储企业开辟国内外渠道采购口罩。

来源:中国青年报客户端(作者:王聪聪 宁迪 王姗姗 张艺)

责任编辑: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